閱讀歷史
換源:

第二百三十九章 營救師伯樹!

作品: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|作者:言歸正傳|分類:武俠修真|更新:2020-01-27 14:55:48|下載: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TXT下載
  一處陰暗低矮的小屋內;

  那小吏帶著李長壽抵達此處,尋找了一番,拿出了一塊玉石,對著玉石熟練地施法。

  不多時,玉石表面浮現出了幾行小字……

  看著眼前這塊玉石中所展露出的訊息,李長壽心底先是……

  稍微松了口氣。

  還好,這位師伯跟自己的那些靈樹,沒有任何關系!

  咳,雖然這種事發生的概率很低很低;

  而且這想法本身也很荒謬;

  但李長壽之前還真有一絲絲擔心,擔心自己【不小心】揚了的那幾批老樹中,就有自家師伯的樹靈轉世身。

  而今一見地府的記錄,李長壽心底也就沒了這份擔心。

  師伯的轉世身,跟自己此前沒有半點關聯!

  她轉生去了一處大千世界內!

  李長壽仔細看了一陣,確認自己沒記錯半個字,才對身旁的陰司小吏拱手道謝,趕回去與掌門一行匯合。

  救樹如救火。

  五人也沒敢多耽誤,決定繼續一同行動,直接趕去皖江雨這一世樹靈身誕生之地搜尋一番,看能否有所得。

  只不過……

  除卻猶不肯死心的江林兒,以及依然堅信‘人定勝天、花好月圓’的有琴玄雅,其他大大小小三男兩純陽,都已是覺得……

  此行注定只能無功而返。

  李長壽道:

  “那處大千世界距離較遠,若是直接御空飛過去,最少也要十天半個月。

  弟子覺得,咱們不如花費半個時辰,在酆都城內打聽一下,看能否找些門路,用地府陰差通行的路徑,趕去那大千世界中?!?br/>
  接下來,還是牛頭給的令牌發揮了關鍵作用。

  李長壽上輩子經常聽人說起的那句‘有人好辦事’,在天庭、地府亦如是。

  半個時辰后,五人在一名陰差的帶領下,自酆都城外的‘井林’中迅速穿行。

  所謂‘井林’,其實就是地府陰差去五部洲各地、三千世界中捉鬼魂的通路,與各地城隍廟相連。

  這里類似于月老姻緣殿的后殿,在外看只是數十口蘊含天道之力的枯井,按玄妙陣勢排列在此地;

  踏入其中之后,便會發現,自己陷入了‘枯井’的汪洋大海之中。

  李長壽橫生感慨……

  大小世界,當真數不勝數!

  以及,這地府的管理,還真是一團糟亂。

  天道重地竟然扔在了城外,只是弄了點陣法防守,甚至都沒怎么駐兵把守。

  這是多不給天道老爺面子……

  不能多看了,再多看,李長壽現在都要忍不住,開始謀劃地府功德。

  若是能將地府納入天庭管轄之列,且將地府秩序建立完全,自己的功德金身,估計能直接完成……小半!

  而這些年海神教的香火功德積累,也不過是攢夠了半截手指。

  真·金手指。

  兩相比較,地府確實是有太多機會。

  度仙五人在那陰差的帶領下,尋到了一口寫著‘地靈玖伍貮柒’的枯井。

  李長壽還在確認這口枯井,是否是正確的‘直達’路,身著白衣、白裙的忘情上人與江林兒,就已攜手跳入枯井之中。

  畫面,竟然還有種說不出的唯美。

  季無憂對那陰差道了聲謝,也低頭跳進了枯井中,隨后便傳聲出來,讓李長壽和有琴玄雅放心跳進去。

  李長壽拿了一只裝有靈石寶材的寶囊,笑著送給那位帶他們來此地的陰差,隨之便扭頭道:

  “有琴師妹,你先下去吧?!?br/>
  有琴玄雅卻輕輕搖頭,言道:“不,長壽師兄,你跳,我跳?!?br/>
  李長壽:……

  怎么還突然浪了個漫?

  他也沒推辭,知道有琴玄雅是想做殿后之事,略微撩起道袍下擺,一個健步邁入了這枯井,有琴玄雅背著大劍緊隨其后。

  眼前光影變化,周遭畫面流轉。

  前方,是一片幽長的通路,到處都是輕輕閃爍的淡黃色光點……

  掌門季無憂在不遠處等候,將五人再次用金仙仙力包裹,施展神通,帶著他們逆行而去,迅速趕往了這條通路的出口。

  僅僅片刻,飛過不知多遠,前方出現少許亮光,這條路已到了盡頭。

  從枯井而入,自另一口枯井而出,所處是一處敗落的小廟。

  不過片刻,借地府小路,他們遠離了五部洲之地,到了這處大千世界之中,各自都感覺……略微有些不太真切。

  季無憂贊道:“當真不愧是輪回寶地,地府竟有如此高明的乾坤布置?!?br/>
  忘情上人似乎有所感悟,喃喃道:“天道之威,非人力可及也?!?br/>
  李長壽心底所想沒這么復雜,比兩位前輩高人簡單多了……

  【倒是可以通過城隍枯井這個系統,快速調兵運兵,隱蔽性也不錯】

  嗯,回去之后就仔細分析,搞一篇《論城隍廟交通系統,在各類算計布局中所能發揮的作用》出來。

  江林兒忙道:“長壽……”

  “這邊走,跟我來!”

  李長壽此刻已是辨明了方向,在前方急急引路。

  季無憂長袖一甩,卷起四人,直奔數千里之外那片連綿的群山。

  這一路,穿云過霧,風馳電掣。

  仿佛他們只要趕去得快一些,就能找到皖江雨的樹靈轉世身一般。

  少頃,一處深谷。

  五人站在一片郁郁蔥蔥的密林深處,看著前方那棵不斷飄著落葉的老歪脖子樹,心情盡皆有些沉重。

  忍了一路的江林兒,此時禁不住眼圈泛紅,沙啞著嗓音道:

  “老大……江雨,師父來晚了……”

  忘情上人向前擁住江林兒,低聲安慰著。

  季無憂雖早知如此,但還是忍不住嘆了聲,負手而立,眼底也流露出幾分傷懷。

  他想到了悠悠歲月中,那些消逝于指尖的身影。

  “長壽師兄,”有琴玄雅輕聲問,“真的,不能救了嗎?”

  “別急,”李長壽沉吟幾聲,向前兩步,抬手摁在了那老樹的樹干上,閉上雙眼仔細感受。

  樹靈被強行抽走,連帶著這顆老樹的生機也被剝離,這種情形……

  ‘假若我是做此事者,又為何要這般做?’

  這棵老樹應是有數千年的年歲了,并未修成樹精,自身的濃郁生機孕育出了一只樹靈,也就是皖江雨的轉世身。

  精與靈,雖相近,卻有著細致的區分。

  這老樹類似于皖江雨師伯這一世的父母……

  抽走樹靈之人,修為應該不高于天仙境,此地殘留著少許道韻,對方修有離火之道……

  根據老樹生機流逝的速度,以及那道韻消散的速度,兩者互相印證、逆向推算,可以大致推斷出,對方動手的時間,差不多是在一個月前……

  樹靈雖不是什么珍貴的靈根,但也是難得的藥引……

  對方抽走樹靈時,將這老樹的生機取走大半,應是用在了增強樹靈的品質上。

  如果對方選擇增強樹靈的實力,也就側面表明,那人自身對這一爐丹藥,沒那么多的把握……

  那……會不會……

  李長壽靜靜站在那,其他四人的目光,盡皆聚在了壽的背影上。

  片刻后,李長壽豁然轉身!

  “掌門,弟子斗膽,請掌門立刻用金仙境仙識搜索附近五千里,找尋有無煉氣士煉丹。

  若五千里尋不到,就盡量遠的擴散出去。

  不管如何,弟子總覺得,咱們不能就這般放棄?!?br/>
  “善!”

  季無憂答應一聲,迅速散出自身仙識,籠罩附近數千里,很快就是眼前一亮。

  季無憂道:

  “就在一千六百里之外!

  有處山谷之中,一人正在陣法中煉丹!”

  李長壽忙問:“離火大道道韻、天仙或真仙境修為?”

  “嗯……不錯!”

  “快!”李長壽忙道,“快去,師伯可能還有救!”

  幾人頓時神情震動!

  季無憂身周仙力涌動,身形唰的一聲消失不見,直接化作一抹青光,一千六百里間隔轉眼就被跨過!

  忘情上人也立刻帶著江林兒沖天而起,從后面跟了上去。

  當李長壽用仙識捕捉到,掌門季無憂從天而降,砸入了那處簡單的陣法,也是稍微舒了口氣。

  希望還有一點殘靈吧。

  當下,他喊上有琴玄雅,兩人駕云匆匆追了上去。

  ……

  待李長壽和有琴玄雅趕到這處山谷,看到的情形便是這般。

  某個碧水藍天的幽谷深處……

  一名微胖道人坐在蒲團上,保持著身體后仰的姿勢,卻是一動都不敢動。

  在這微胖道人的身前,兩鬢白發、一襲白衣的忘情上人傲然而立,左掌對準了道人的額頭,掌心有一絲絲青色電弧閃爍。

  這微胖的道人膽敢動一下,便是身死道消!

  好在,忘情上人并非不講理之人,知道這事不能怪此人。

  取天財地寶煉丹煉器,本就是煉氣士們常做之事……

  故,忘情上人此時只是威懾,并未真的出手。

  季無憂與江林兒,此刻圍在那已經熄了火的丹爐旁,感受著丹爐中涌動的藥性,找到了幾只殘存的樹靈靈體。

  前者掐指推算挽救之法,眉頭越皺越深……

  后者又驚又喜,幾次想下手砸開這藥爐,又不敢貿然出手……

  不用江林兒招呼,李長壽立刻向前,感受著丹爐中的情形,稍微松了口氣。

  還有救。

  正此時,季無憂嘆道:“已成殘靈,真靈幾乎被煉化,怕是難以補救了?!?br/>
  李長壽忙道:“掌門,若是用補全殘靈、蘊養真靈之丹藥,可否救她?”

  “或許可以一試,但此時此地,去哪里找這般靈丹妙藥?”季無憂略微搖頭,“這般丹藥挺難煉制,咱們門內倒是有丹方,但輕易不會有人……”

  李長壽沉聲道:“弟子帶著了?!?br/>
  “你帶?”

  季無憂訝然道:“長壽,你沒事帶這般丹藥作甚?”

  李長壽:……

  他總不能說,這類丹藥只是自己的底牌庫的一點庫存,這次趕來時,穩妥起見也就帶上了兩顆。

  煉氣士既然能常備療傷、救命之丹藥,那他多備一點補全殘靈的丹藥,應對【萬一被打死了,但真靈僥幸得存】的情形,也沒什么說不過去……

  的吧。

  當下,李長壽拿出了兩顆流光幻彩地仙丹,恭敬地遞給季無憂。

  這兩顆仙丹品質雖不高,但這類丹藥本就只需要溫和的藥性,品階低點也無妨。

  季無憂立刻打開丹爐,用仙力包裹那幾只樹靈殘靈;

  因此時已無法辨別哪只殘靈是他們要找的皖江雨轉世身,干脆就同時用仙丹的藥力溫養。

  李長壽又轉去了忘情上人處,問詢這個煉丹之人,都是從哪里搜集而來的樹靈。

  為了速戰速決,李長壽開口就是一句:

  “道友,你不要怕,我們對你沒什么善意?!?br/>
  那微胖的煉氣士喉結一顫,頓時苦笑連連。

  李長壽還沒正式開始問,只是問了幾個簡單的細節,對方就把能說的、不能說的,迅速說了出來……

  此人名為蔡偉,是一個勤勉上進的修道之人,三千年前成了天仙道果,一直努力修行、兢兢業業,避開了煉氣士們的打打殺殺……

  努力了三千年后,他終于,修到了天仙境中期。

  長生,略微多了一絲希望。

  今日之事,純粹只是蔡偉的修仙日?!?br/>
  咳,這不是,因為長期去這個大千世界中頗為有名的【天涯閣】,體會琢磨臨時情劫,增進自己對大道的感悟,蔡偉近來手頭略緊,就躲在此地煉丹厚財。

  又有誰能想到,蔡偉哼著小調、煉著丹藥;

  一名金仙從天而降、殺上門來,將他的丹爐直接奪走,還瞪了他一眼……

  “各位上仙,我真的不知!

  這里面有一味藥材是你們的親朋好友??!”

  “道友不必害怕,”李長壽溫聲說著,在懷中拿了兩瓶丹藥,“這是與你要煉制丹藥差不多品質、價值的成丹,乃我門內煉丹大家煉制,權當給道友彌補一些損失?!?br/>
  這微胖煉氣士連說不用;

  一旁忘情上人有些不耐地皺眉,對方瞬間點頭,將那兩瓶萬林筠長老出品的丹藥收了起來。

  如此也算了斷了因果。

  正此時,李長壽身后傳來一聲江林兒的呼喊……

  “江雨!”

  李長壽和忘情上人同時扭頭看去,掌門季無憂掌心之上,已多了幾只拳頭大小的綠色光團。

  ……

  “元帥!元帥!”

  酆都城之東的一線天前,一名陰差匆匆跑來,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,對躺在一旁石頭上的勾魂使者牛頭喊著。

  “剛剛從城里打聽到,拿著您令牌的那五位人教仙人,已經從回魂井那邊離開了!”

  “離開了?”

  牛頭立刻坐了起來,牛眼一瞪,又扭頭看了眼兩旁拉起來的布帛,上面歪歪扭扭地寫著一句句問候的話語。

  像什么‘地府歡迎你’、‘幽冥是我家,穩定靠大家’、‘今日做兄弟,輪回不必擠’……都還算比較一般的口號。

  那句窮牛之思,凝出的‘?;丶铱纯础?,當真是可惜了,已沒了用武之地!

  “罷了,走了就走了吧,應該是有什么急事,”牛頭有些失望地說著。

  “元帥,這咋辦?

  兄弟們費心做了這么多旗子?!?br/>
  牛頭想了想,隨口安排了句:

  “后面每個從此地路過的仙人,給他們每人塞一個不就完事了?”

  “元帥高見!”

  “嘖嘿嘿……呃,大巫祭總是讓我時刻不能忘記此時的身份……嗯,我醞釀下情緒……

  哞?哞哞?”

  “像,像極了!”
湖北快3开奖结果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