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歷史
換源:

第98章 挺般配的(一更)

作品:書香商女不良婿|作者:簡音習|分類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1-26 12:49:10|下載:書香商女不良婿TXT下載
  司微云含笑推開秦曄,“殿下從來都這么自戀嗎?”

  “難道你不喜歡我?”秦曄亦是含笑回看司微云。

  司微云瞪他一眼,“不喜歡?!?br/>
  話音落下,司微云便已經繞過秦曄朝門外走去,并道:“我今日還有好多事情,等回來之后再跟你好好算賬!”

  秦曄看著她走出去,嘴角笑意淺淺,“口是心非的丫頭?!?br/>
  秦曄昨夜一整晚都沒怎么睡著,司微云離開之后,他也徑直回房去睡覺了。

  然而司微云從外面回來司府之后,卻是先去看了程文暄。今晨程文暄被扶著進來的時候,面色那樣差,她心里有些擔心。

  結果進到客房中的時候,那程文暄竟是還沒醒。只是身上的酒氣混合著濃重的脂粉香氣,仍舊還沒有散去。

  司微云一看他這樣子就有些惱,抬手拍了拍他的臉,卻是用上了幾分力道的。

  睡夢中的程文暄吃痛,這才幽幽轉醒,睜開眼睛看到司微云,一時不知身在何處,“怎么了?”

  “怎么了?你瞧瞧你自己,你這是真打算‘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’嗎?”

  程文暄想要坐起身來,可是感覺無力得很,好像身上大半的力氣都被抽光了,再回想起昨晚的事情,他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,昨晚也不知道怎么了,自己好像特意亢奮。

  看程文暄試著坐起來,又重新跌下去的樣子,司微云心中的擔憂更重了一層,真的這么嚴重?

  “你沒事吧?要緊嗎?”她又不是男人,不懂這些,看他這臉色蒼白的樣子,好像確實不大好。

  “沒事,可能就是累壞了吧?!?br/>
  司微云恨鐵不成鋼地一拳頭打在他的腹部,“都跟你說了多少回了,叫你收斂一點收斂一點,你就是不聽,我看你遲早死在那些美人兒的床上!”

  “我以前挺節制的啊,昨晚也不知道突然是怎么了……”

  “行了,你先呆著吧,我讓人去給你叫大夫來?!?br/>
  程文暄一聽這話,忙道:“不用了,不用了,休息一下就好了,看什么大夫?”

  “這個時候知道要臉了?昨天晚上你這張臉去哪兒了?”

  程文暄到底是跟司微云從小認識,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,他如今看起來這般虛弱,司微云心中難免會擔憂,自然是要找個大夫來給程文暄看看才能放心。

  司微云一旦下了決心,程文暄自是攔不住她的。

  下人很快將司府里常用的一個大夫給請了過來,那大夫跟司微云也是熟人了,知道有些話不能往外說的道理。

  “程公子并無什么大礙,只是……太累了,精氣不足,我這就給他開幾帖藥,喝個幾天也就能恢復了。只是……還請程公子在近一個月內,不要再……行房事了?!?br/>
  眾人皆知,程公子和微云小姐已經定了親,卻還未成親,那程公子之所以會如此,怕是昨晚又宿在青樓里了。

  這微云小姐也真是大度,不僅讓程公子在司府里休息,還給他請大夫來開藥養身體。

  只是這程公子也忒不懂得珍惜了,已經有這樣一個好的未婚妻子,還整天跑出去花天酒地,就以微云小姐這長相,那些青樓女子能比得上她?

  程文暄臊得一張臉通紅,連頭都不敢抬,司微云命人去送那大夫出去。

  正好,秦曄從外面走進來,那大夫瞧見秦曄,心中不由暗暗納悶,這位公子又是誰?

  心中雖是好奇,那大夫也只是略略跟秦曄點了點頭,便繼續往外走了。

  只是幾步之后,他忍不住好奇,又回頭看了一眼,只見那年輕男子徑直走到了微云小姐身邊站定,低頭看微云小姐說了句什么,那大夫突然心中暗道:這樣看著,他跟微云小姐站在一起倒是挺般配的。

  旋即又搖了搖頭,自己在這兒瞎想什么呢。

  秦曄瞧著躺在床上的程文暄,頗為‘好心’地詢問他,“程公子,你還好嗎?素聞程公子乃是秦樓楚館的???,卻沒想到程公子竟那般勇猛,一夜連叫了三位姑娘伺候?!?br/>
  司微云聽了秦曄這話,更是氣惱地去捶打床上的程文暄,“你要死啊,叫了三個姑娘?你怎么不再叫上十個八個的呢?”

  程文暄吃痛,只好胡亂地去躲,就這還是躲不過司微云的重拳,無奈地求饒道:“微云,你就饒了我吧,我也不是故意的,我下次再不敢了?!?br/>
  “不敢?你說帶秦公子出去逛,京城那么多好玩兒的地方你不帶他去,偏帶他去青樓,你腦袋里除了青樓,還有別的地方沒有了?”說話間,又是一記重拳落在了程文暄的身上。

  “我……我這不也是……”也是為了你的生意好嗎?他觀這位秦公子的舉止,知道他的身份定是不凡,恐怕是司微云生意上非常重要的客人。而這男人嘛,喜歡的總逃不過四個字‘酒色財氣’,尤其是美色,天下間有幾個男人不好美色?所以他就帶秦曄去了京城美色最多的青樓。

  誰知道最后卻是自己節制不住。

  “不也是什么?”

  “微云,你就別再打了,你上次打我的時候,落下的傷還沒好呢?!?br/>
  “你就是不長記性,以后你若是果真死在青樓里了,別指望我給你收尸!”

  “好了,”秦曄拉住司微云的手,“程公子也不是故意的,你就別怪他了?!?br/>
  程文暄抬起頭來,看到秦曄正握著司微云的手,忽然就覺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對勁。

  司微云心中雖是氣惱程文暄,但到底是這么多年的朋友,還是讓人趕緊去給他熬了藥喝下。

  一直到程文暄的臉色好些了,留他在府里用了飯,然后才讓人送他回去。

  但是這事兒還沒完,程文暄離開之后,司微云才開始跟秦曄算賬,“昨天晚上究竟是怎么回事兒?你別跟我說文暄變成這樣,跟你全然無關?!?br/>
  司微云的話還未說完,就感覺唇上一暖,秦曄一觸即離,低頭盯著司微云的眼睛,“在我面前,別這么親昵地喚他的名字,我會吃醋?!彼龔膩硪矝]像這樣喚過自己,從來都是‘殿下’、‘殿下’……

  司微云縱然從小就接觸生意上的事情,小小年紀就能獨當一面,但是在男女之情上,她卻還是第一遭經歷,偏又遇著秦曄這樣直白又霸道的男子,她也是有些應對不及。

  “別跟我顧左右而言他,昨天晚上,是不是你動了什么手腳?”文暄他雖然愛胡鬧,可也不是那么不知節制的人,而五殿下他又不是那么有耐心的人呢,既然他不喜歡呆在青樓里,管他是誰,他一定一抬腳就走了,他偏還在青樓呆了一夜,這本身就不正常。

  秦曄卻微微挑眉,“我能對他動什么手腳?難道我還能強迫他跟那些女子上床不成?”

  手腳他是動了,可是卻萬萬不能承認。

  對于那個程文暄,他是怨念已久,青梅竹馬?未婚夫?每一個頭銜都讓秦曄恨不能把程文暄給滅了。

  再一想到那天因他惹出的風流債,而讓司微云在那么多人面前那般難堪,他就更看不順眼那個叫程文暄的,偏他還要帶自己去青樓,那就不要怪自己了。

  司微云心里卻很清楚,昨晚的事情只有八九是秦曄在其中動了手腳,不過眼下文暄他要在家里休養一陣兒,兩個人暫時見不到面,自己也能安心一些。

  “這幾天我有要事要忙,實在是陪不了你,明天我找個人陪你逛逛京城吧?!背涛年堰@個人也忒不靠譜了。

  “不用,我自己隨便轉轉就行?;蛘?,我跟著你也行?!?br/>
  那可不行,司微云心道:我要跟別人談生意,一直帶著你算怎么回事兒?

  見司微云面露疲憊之色,秦曄抬手輕撫上她的側臉,“很累嗎?”

  “還好,過了這一陣子就好了?!?br/>
  濯香閣雖然從康喬平那廝的手里拿回來,重新開張了。但這大半年以來司家的生意損失了大半。

  沈辛茉本來就不懂生意上的事情,她又為了怕被人看穿她的身份,而找借口將錦如她們都給打發走了,各個鋪子的掌柜們找她商量生意上的事情,她都是胡亂指揮一氣。

  否則以錦如她們的能力,就算沈辛茉對生意上的事情一竅不通,又何至于讓司家損失這么多?況且,錦如是從小跟在自己身邊長大的,她若是在,肯定能發覺到沈辛茉頂替自己的破綻。

  而且,這些還不是最要命的,最要命的是康喬平很早就發覺到了沈辛茉的身份有假,在他的逼問之下,沈辛茉竟是對他說出了真相??祮唐奖隳眠@個來要挾她,讓她下指令買進了很多米糧和花樣過時的布匹。

  也就是說,沈辛茉假冒自己,用大量的銀子買進了很多賣不掉的東西。

  布匹倒還好,那些米糧若是不盡早賣掉,會壞在倉庫里,到時候那些銀子就全都打水漂了。

  所以這陣子司微云一直都在為米糧的事情而奔走。

  幸好,司家在京城有根基,這些年跟京城的各個達官顯貴,以及官衙府邸都有不錯的交情。跟同行之間也有很好的來往。

  在司微云的游說之下,那些米糧,有幾個鋪子愿意收一部分,畢竟年關了,要買米糧的百姓很多,他們直接從司家的倉庫里進貨,還能少一些押運的費用。京兆府衙還有朝廷的幾個衙門也愿意從司家這里買下一部分米糧,一方面是跟司家的確是有些交情,而另一方面其實也是看在撫寧侯府的面子上。

  因為將近年關,需要的米糧數目不小,所以那些囤積在倉庫的米糧一下子就消耗了一大部分,也是去了壓在司微云心頭的一塊大石。

  司微云回到自己房間之后,錦如立刻叫華月去廚房把熱在灶上的湯給司微云端來。

  這幾日小姐為了將積壓在倉庫的那些米糧給賣出去,不知道請了多少人吃飯,喝了多少酒,得好好養一養肝胃才行。

  一想到這里,錦如心里就很難過,小姐已經多少年沒有這樣低聲下氣過了,這些年都是別人求著小姐做生意。都怪那個沈辛茉,雖然她是小姐的孿生姐妹,還是叫人喜歡不起來,要不是她,小姐眼下何至于這樣辛苦。

  從回來希風之后,一直都在收拾她留下的爛攤子,一日都沒有歇過一口氣。

  司微云將湯喝了之后,又是吩咐錦如道:“明日你把京城里最好的幾個繡娘和裁縫都找來,那些布不能就那樣堆著,總要想辦法賣出去?!?br/>
  “小姐,您還是先歇一歇吧,這米糧的事情剛解決,那些布一時半會兒總不會壞的?!毙〗忝Φ眠@樣腳不沾地的,她們瞧著也是心疼。

  “是不會壞,可要想把我們之前的那些鋪子給買回來,總是需要不少的銀子來周轉的?!?br/>
 ?。}外話------

  二更在兩點。
湖北快3开奖结果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