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歷史
換源:

第五十七章 人生不如意,十之八九

作品:惹春風|作者:云月顏|分類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1-25 12:28:31|下載:惹春風TXT下載
  其實謝遠就是隨口那么一說,排兵布陣他真是一竅不通。

  一聽桓際的話,他立時便慫了。

  趙駿和李長嶺與他自幼相識,三人的身手在伯仲之間。

  一個不小心,他就會成為桓副隊長所指的那“剩下的一個”。

  而對方剩下的一個,或凌云峰、或齊錦、或盧邈,他連三成勝算都不敢保證。

  倘若輸了,軍服的顏色可以不在乎,隊友們的怨懟他卻承受不起。

  蕭姵倒是沒有把謝遠的話當回事。

  在她看來,想要奪得“墨麒”的稱號,關鍵不在其余三人。

  只要桓際能打贏曹錕,她也能贏了桓郁,黑色軍服便基本到手了。

  反之也一樣,若是她和桓際輸了,即便順利拿下另外三場,她也沒臉掛上墨麒隊長這個名頭。

  蕭姵看了看謝、趙、李三人,對桓際道:“桓三哥,你有幾成把握能打贏曹錕?”

  她與曹錕打過架,秋狩時也見過他的騎射,知曉那不是個容易戰勝的對手。

  而她與桓際相處的時日尚短,除了騎射,并未見過他的其他功夫。

  但她相信,桓際的資質加上老郡公十幾年來的親自調教,武功絕不會比曹錕差。

  桓際道:“兩年前他隨曹將軍去天水郡,我與他交過幾次手。

  單純比氣力我肯定不如他,但若是比別的,我有信心能贏?!?br/>
  蕭姵點點頭:“咱們又不和他比舉鼎,光是力氣大有什么用。

  所謂力不打拳,拳不打功,比試的時候切莫與他硬碰硬,這一場桓三哥取勝的把握極大?!?br/>
  又對另外三人道:“除了刀槍騎射,軍中另有摔跤、投擲長矛、負重奔跑等等課目。

  待會兒選定對手后,會由小年公公依舊以抓鬮的方式決定每一場的比試課目。

  不論比試哪一項,我對你們三人只有一個要求,那就是盡力。

  若能拼下一場,我請你們喝好酒。

  若能拼下兩場,全隊每人獎勵一張好弓?!?br/>
  趙駿激動得搓了搓手:“若是拼下三場呢?”

  謝遠暗暗拐了他一下。

  這家伙打小兒就是一激動就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。

  凌云峰幾個又不是面捏的,怎么可能能任憑他們搓揉?

  拼下一場已屬不易,拼下兩場那是僥幸。

  三場?真當他們幾個是老天爺親生的?

  再說了,他們若是一連拼下三場,豈不是搶了幾位隊長的風頭?

  真是白吃了十幾年的飯!

  這樣的小動作自是瞞不過蕭姵。

  她笑道:“若能拼下三場,除卻好弓之外,全隊每人再獎勵一匹好馬!”

  二十名少年同時吸了一口氣。

  他們中大部分人都未曾習過武,但勛貴子弟哪有不會騎馬的。

  只不過大魏并不盛產馬匹,一匹尋常的馬匹也要幾十兩。

  能被弋陽郡主視為好馬的,不僅價格不好估計,即便像趙、謝兩家這般手握實權的人家,也很難一次尋到幾十匹。

  少年們難以抑制心中的激蕩,齊聲道:“我等絕不辜負隊長的期望?!?br/>
  桓際忍不住看了遠處的桓郁一眼。

  不知哥是不是也如小九這般會收買人心?

  經過短暫的商議,參與比試的五組對手定了下來。

  蕭姵對桓郁,桓際對曹錕,李長嶺對凌云峰,趙駿對齊錦,謝遠則如愿對上了盧邈。

  第一場,李長嶺對齊錦,課目摔跤。

  兩名少年身形相仿,武功底子也差不多,算是棋逢對手。

  經過幾十個回合的糾纏,耐力稍好一點點的李長嶺獲勝。

  隊友們都非常激動,直接將力氣耗盡的的他抬到了一旁的椅子上。

  第二場,趙駿對凌云峰,課目投擲長矛。

  凌云峰比趙駿高了半個頭,在投擲方面占有先天的優勢。

  五輪比試趙駿無一勝績,只能灰溜溜地滾回了隊伍中。

  謝遠氣得直沖他瞪眼。

  真是口氣越大輸得越慘,頂著個大鴨蛋就回來了!

  趙駿有心與他爭辯幾句,又覺得沒意思,垂手立在一旁。

  蕭姵鼓勵他了幾句,示意謝遠登場。

  小年公公看了立在校場中央的兩名少年一眼,將手中的紙卷打開。

  “第三場,謝遠對盧邈,課目負重奔跑。你二人各負重七十斤繞點將臺跑三圈,先跑完的人為勝?!?br/>
  立刻便有宮人將兩只裝滿沙土的麻袋抬了過來。

  兩名少年用力將麻袋扛到肩上,繞著點將臺跑了起來。

  剛跑了半圈,謝遠的腳步就開始發沉了。

  忍不住看向身側的盧邈。

  完蛋了……

  也不知這模樣斯文秀氣的小白臉是吃什么長大的。

  扛著七十斤重的沙袋跑了半圈,腳步依舊輕盈得很。

  方才自己真是大意了,還以為他比凌云峰和齊錦好對付。

  這才叫做包子有肉不在褶子上……

  最終謝遠只跑了兩圈就累癱了,盧邈卻順利抵達重點。

  三場之后,蕭姵一隊以一比二暫時落后。

  小年公公手中的紙卷只剩下兩個。

  四人心中都清楚,剩下的課目必是刀和槍。

  桓際心里不免有些著急。

  桓家擅長用刀,蕭家擅長使槍。

  若是與曹錕比刀,他有十成的把握取勝。

  而小九雖然氣力不如自家哥哥,但她利用精妙的槍法,取勝的可能性至少在六成以上。

  可萬一抓鬮的結果正好相反呢?

  他取勝的把握雖然降低,但也不至于落敗。

  小九那邊可就危險了,畢竟哥的刀法已經盡得祖父真傳,戰勝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……

  正想著,小年公公已經開始宣布:“第四場,桓際對曹錕,課目槍法?!?br/>
  桓際只覺腦子嗡地一下。

  果真是人生不如意,十之八九。

  你越是怕什么,就越會來什么。

  若是自己這一場輸了,小九和哥也就不用比了。

  精彩的對決看不到是有些可惜,但……

  蕭姵從兵器架上取下一支長槍扔了過去:“胡思亂想什么?若是擔心我出丑,那你就去輸給曹錕!”

  桓際咬牙接過長槍:“爺會輸給他?你回去將酒菜備好,爺定要與你痛飲三百杯!”

  蕭姵笑道:“好酒有的是,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!”

  桓際邁著大步走進演武場,拉開了架勢。

  曹錕那邊也已經挑好兵器,步入了演武場。
湖北快3开奖结果今天